北大——南方谈话读书笔记

《在武昌、珠海、深圳、上海谈话要点》读书报告

十八届三中全会即将到来,中国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科学技术的前行,都让人充满着欣慰和期待。在见证当今这个历史时代的同时,重新来回顾十一届三中全会和改革开放,不仅充满着历史感,体会着这中间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波澜壮阔的思考,也让我充满了责任感,一种立足于民族未来的责任感。不容置疑,邓小平南方谈话对改革开放前进过程中遇到社会主义运动低潮这一历史事件的回答非常坚定而鲜明。回顾这段谈话,品尝着现代社会的丰富多彩的生活,我行走于历史和当代,也畅想未来,收获颇丰。

提到这篇文章,就不得不提到它的背景。1992年1月18日到1992年2月21日,邓小平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视察。邓小平就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际问题发表了谈话。谈话建立在深刻的时代背景下,指引了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胜利前进方向,具有非常重要意义。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解体,提出要不要坚持社会主义、怎样坚持社会主义等问题。苏东改革的初始愿望是消除社会主义存在的弊端,发展和完善社会主义,但是最终演变成对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的否定;两极格局终结,世界向多极化发展,经济全球化趋势不断加强。另外一方面,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科学技术带动众多产业已成事实,第三次科技革命日新月异,世界的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国内方面,中国改革开放前期,经济保持着高速增长,但在最近,经济增速明显放缓。同时,国际格局的变化引起了国内对于社会主义运动的低潮,这个时候如何坚持改革开放也成为一个重要议题。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在总结历史发展和具体实践过程中有了基本实践和基本经验,但是人们仍旧存在着思想上的问题。邓小平的讲话从理论上深刻解释了长期困扰人们思想的问题,特别是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问题。他指出:“说市场经济只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只有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肯定是不正确的。社会主义为什么不可以搞市场经济,这个不能说是资本主义。”然而,对于很多人来说,市场经济只存在资本主义社会这一观点却是根深蒂固的。社会主义搞市场经济,始终围绕三大问题。一是市场经济能不能同作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公有制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